从短视频网红到新晋艺人,刘宇宁的成功可以复制吗?

2019年08月23日 11:01来源: 娱理

上个周末下午,北京五棵松附近出现了几位穿着婚纱的女生。她们围着演出中心打转,消磨时间。渐渐地,又一群,又一列,目测年龄跨度从十几岁到四五十岁,当成百上千身穿婚纱的女士集结,足以让路人感到诧异。

她们都是来参加摩登兄弟“成长风暴”演唱会的女粉丝。“我定穿婚纱赴你第一场演唱会”,是她们和主唱刘宇宁在直播互动时许过的承诺。

进入演唱会现场后,可容纳七千五百名观众的场馆已经爆满,足有七成以上粉丝都如约穿上了婚纱。婚纱仿佛成为她们对偶像忠诚度的象征。

或许对很多人来说,刘宇宁这个名字显得没那么熟悉。对常驻网络、喜欢刷短视频、直播的网友来说,刘宇宁身上更大的标签也限于凭几首翻唱歌曲吸引关注的“网络红人主播”。这更会让这些人好奇,“突然”之间,网红竟能开个唱了?

刘宇宁所做的,是否只是拼凑翻唱歌曲“赚快钱”的商演?网红走下网络神坛转型当艺人的案例屡见不鲜,也屡屡受挫,刘宇宁和他的摩登兄弟凭什么一下官宣六场演唱会?刘宇宁现象仅是个例,还是可以为更多网红同行拓一条可复制的转型明路?

带着诸多好奇,娱理工作室走访了刘宇宁本人,资深业内人士Lily,以及刘宇宁的多位铁粉,试图了解他的走红之道。

刘宇宁是谁?

刘宇宁出生于辽宁丹东一个普通家庭,自小喜欢音乐,也曾憧憬成为一名歌手。但受家庭环境所限,选择专业时,他还是现实地报考了更易找到工作的厨师专业。

毕业后,刘宇宁顺理成章成了一名厨师,前后跑堂做过服务员,也摆摊卖过衣服。而无论做什么,少年心气使然,他心底的歌手梦却没有消失。

早年,刘宇宁先后参加过《我型我秀》《快乐男声》等节目,都没冲到什么好名次。靠选秀做歌手之路行不通,刘宇宁另在家乡酒吧、火锅店找了些驻唱的活儿,起码不远离他喜欢的唱歌事业。

在网络直播兴起的2014年左右,刘宇宁和几位朋友以摩登兄弟为名在某直播平台注册了账号,做一些翻唱直播。那时,他们经验不足,加之当年红火的多是像MC天佑那般的喊麦红人,颇显“素净”的摩登兄弟被湮没在成千上万位主播中。

日子“凑合”了近四年。2018年伊始 ,一股短视频风潮席卷国内,不少民间素人入驻一些短视频平台,发布各形各色小视频吸引拥簇。早前先后赶过选秀、直播风口的刘宇宁当然不会放过这次机会,注册了账号,发布翻唱短视频。没想到的是,他迎来了事业春天。

在短视频平台不多久,刘宇宁演唱《讲真的》的翻唱视频骤然走红,之后,《爱你》《女儿国》《光年之外》《走马》《答案》等翻唱之作开始被病毒式传播。到了后期,刘宇宁基本每发布一首翻唱歌,都能迅速收获百万支持。

从去年下半年起,摩登兄弟的账号差不多每天也都会增长近百万的关注者。在一些音乐平台上,只凭借短短的翻唱歌曲片段,他们在榜单上的排名就超过了周杰伦等天王歌手。主唱刘宇宁也成了短视频平台上名副其实的“一哥”。

影响力还不止于此,就连邓紫棋、胡彦斌、何炅等大咖艺人也加入了他的点赞大军。截至发稿,摩登兄弟账号的粉丝量已高达3380万,发布过的视频获点赞数已突破2.3亿。

随后,刘宇宁陆续受到主流平台邀请。从去年下半年至今,他先后登上包括《金曲捞》《蒙面唱将猜猜猜》《歌手》在内的多个正式歌手舞台。

成龙主演的《神探蒲松龄》、邓超《银河补习班》等主流影视作品也找到他演唱OST。刘宇宁近期一个合作,是在古天乐、张家辉两大影帝主演的《使徒行者2》中串演角色,并演唱主题曲《如约》。

此外,刘宇宁即将发行的新专辑,请到了包括吴青峰、蔡健雅、徐佳莹、戴佩妮在内的十位金曲奖音乐人共组“神仙阵容”进行打造,六场演唱会也陆续展开。不到一年时间内,刘宇宁真正实现了从网红到歌手的进阶。

为什么是刘宇宁?

粉丝小嫣就是从那首《讲真的》注意到刘宇宁的。据她回忆,自己起初也只是随手刷视频刷到他的翻唱。平台翻唱歌手何其多,但她偏偏对刘宇宁印象深刻,原因在于其音色颇具特色,一把深情烟熏嗓确实抓耳。

仅唱歌好听还不够,小嫣在试图了解刘宇宁过程中追踪到他的直播,在经历了不少势在靠趣、怪、出位博关注度的主播群倒掉后,1990年出生的刘宇宁长相干净,个子高挑,在和网友交流时,他从不掩饰自己窘迫打工过往,唠嗑实在,又带着点东北人幽默感,符合一个邻家大哥哥模样。

要知道,从粉丝选择偶像角度,如今人们获取艺人信息的途径增多,大家趋向Pick的往往是能经得起全方位、无死角考察的人。算上第一家直播平台,刘宇宁正式入行前已有四年左右和网友面对面直播的经历。

小嫣说道:“每次直播好几个小时,不少细节能完整透露出一个人身上的真实信息,那是装不出来的。我们跟了他那么多场直播,也看以前的视频回放,挑不出他什么‘黑历史’,觉得他确实是一个人品不错的人。相反,很多被公司包装出来的传统明星,我们很少有途径去了解他们真实样子,有些是非舆论出来时,我们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们,或者哪个才是真的他们。”

身为翻唱主播,刘宇宁的直播间并没有设在室内,而是在家乡安东老街街头拉直播开唱。慢慢的,随着知名度渐高,有越来越多的粉丝会线下慕名去安东老街看他。刘宇宁视频里常见如此盛况:他举麦在镜头前唱,粉丝们自发组成厚厚的人墙背景。来看他唱歌的人络绎不绝,整条安东老街的生意也因刘宇宁变得十分红火,坊间还有“一个人养活了整条街”的说法。

如果说,网络世界里,像刘宇宁这样有些颜值,唱歌有些特色,有猎奇点的人易引网友点赞。但转型到卸除网络滤镜,在更为现实的演艺圈,刘宇宁还经得住考验吗?

资深圈内人士Lily直言:“你有这样的想法,其实就已经戴上‘网红与明星是不可比拟’的有色眼镜了。我认为大可不必把网红和艺人分太开。”

据Lily分析,在互联网全覆盖的信息时代,艺人已经不需要再倚靠传统宣传曝光和营造高高在上姿态了。粉丝社交的便利,使得粉丝权能、价值被扩大。在追星过程中,粉丝会寻求更多参与感,更愿意粉上一个比自己优秀,但又不至于触不到的朋友型偶像,让他们参与养成偶像,以获得成就感:“你说刘宇宁是网红,可能一些人会觉得途径有些‘low’。”

“但不得不说,如今,直播视频平台是一块很重要的宣传阵地,刘宇宁就是通过新媒体让网友层层‘考核’被筛选出来的偶像,并不比任何方式弱一等。”

此外,很重要一点在于,刘宇宁进入演艺圈后,依然能凭借极强的互动性继续满足粉丝的参与感。

入圈以来,刘宇宁未签大公司,也没找任何“资深团队”合作运作。如今他身边的几位工作人员还是第一家平台的老伙计,甚至是其发小。每当有工作讯息或重大事件公布时,不同于常规艺人通过公司、工作室官微发布“罐头讯息”,刘宇宁的做法仍是开个直播,和粉丝们直接唠。

公布演唱会信息后,他会拉粉丝进直播间:“你们到时候都得注意安全啊,场馆里面儿的坡特别陡,到时候穿婚纱来的别再踩了给我滚下来!”如此真诚的交代,比言简意赅的冰冷公告更能让粉丝感受到偶像温度。

相比传统艺人,刘宇宁表示:“我的优势就是能跟我粉丝直接去沟通。”

粉丝cherry透露,粉丝对偶像都会有要求的,“棚妃”们向刘宇宁提诉求意见的途径十分简单:“我们会把建议打字到直播区给他讲,他直播的时候都会念出来,然后跟我们直接讨论可行性。有些想求证的事,他也直接回应。风言风语的,他本人也会亲自跟我们分享想法,告诉我们他能处理好。”

省去公司团队代为包装传话,一方面免除更多误会撕扯产生,一方面也让粉丝形成了一种习惯:“我们只会去关注他本人,知道他的决定都是他愿意去做的,或是和我们商量过的。这种感觉很踏实。其它周遭事情我们也不会去过多干预了。”

至于这算不算传统艺人的宠粉行为,刘宇宁否认道:“我没觉得我的行为是在宠粉。我能有今天,是因为先有粉丝支持,再有那些工作。我知道我怎么来的,我的一切都不是公司给我的,是我粉丝给我的。我不能忘本。”

高黏度交流之外,在娱乐圈要想持续立足,归根到底还要靠实力和作品。

在从网络世界走出,初涉专业音乐节目时,刘宇宁也受到大众层面不少嘲讽。尤其今年初参加湖南卫视《歌手2019》时,争议尤甚。与其说是他主动挑战《歌手》,更准确说法是,刘宇宁是被粉丝以1467482张选票数,凭借人气以“全民举荐歌手”身份被送进节目的。相比“神仙级”唱将刘欢、齐豫,或往年踢馆歌手,如《中国好声音》冠军张碧晨,《中国好歌曲》冠军霍尊…刘宇宁在舞台掌控力,歌曲诠释度上确实待提高。

但若说这是“网红”和“歌手”之间有壁,倒不如说是“新人”和“专业前辈歌手”之间有差距。好在刘宇宁清晰自己虽有特色唱功,但也需更为专业。一年以来,他没接一场商业活动、一场音乐节,持续以出歌为主,进阶音乐表现。譬如此轮巡演,我们本以为以翻唱成名的刘宇宁也会在演唱会现场多唱翻唱歌。但现场统计下来,每场20多首live表演,除了1/5翻唱作品外,他唱的4/5歌曲都是积攒的个人作品。不仅演唱的新歌请金曲奖金牌制作人打造,现场舞美、灯光等也是专业级的,伴舞团都是周杰伦、罗志祥御用。

在此轮巡演,本以为以翻唱成名的刘宇宁也会在演唱会现场多唱翻唱歌。现场统计下来,每场20多首live表演,除了1/5翻唱作品外,他唱的4/5歌曲都是积攒的个人作品,现场舞美、灯光等也是专业级的,伴舞团都是周杰伦、罗志祥御用。

微博音乐大V耳帝也在微博上说道:刘宇宁的新歌是人气单曲第一名,这让人想起前不久号称“神仙阵容”的十位金曲奖音乐人为刘宇宁打造新专辑引起的争议,这种争议在年初刘宇宁上《歌手》时就引起过一次,我当时就写过,时代在变化,放下偏见,放下优越感,坚持自己的声音,也听听大众的诉求。

粉丝cherry很实在:“我也知道他作为艺人还有很多不足,但他能让我们看到他的上进以及进步。他的那些歌的质量听过就知道有用心去做,那我们也愿意陪这支‘潜力股’成长。”

刘宇宁式的成功可复制吗?

结果来看,刘宇宁在一年时间内,实现了从网络平台一哥到人气歌手的转化,将网络流量变现、落地,被很多试图转型的网红看在眼里。

刘宇宁说:“从网红转到艺人这条路一定是可行的,但我这种形式是复制不了的。”这大抵可从转型目的和心态来看。

大多网红的转型逻辑是他们不想被狭小直播间禁锢,需要大平台。而个人的转型目的各有分别。不少网络红人以出名、赚钱为目的,于是在他们火了之后,就会马不停蹄接推广、商业活动等来赚快钱,曝光猛,但可替代性高,陨落也快。

另有一类网红,是一些模样出众的年轻男孩女孩,如武大校花黄灿灿、豆瓣女神南笙,他们则是凭借写真照被注意到,在积累一定名气和粉丝后,因长相“被”邀约踏入了演艺圈。或许因其本身志不在此,或是说被流量推着走到了这步,最终会因在演技、才艺上并不专业而沉寂下去。

像刘宇宁这类人,从少年时代就已明确自己想成为歌手,把网络直播当成他实现梦想的途径,因此,网红身份算是他完成原始积累的一个标签。

刘宇宁分享了一件事:“之前在直播平台上很火的时候,有很多商业演出来找我,给的钱也不少。当时我家乐手也跟我说,‘小宁咱们去吧,挣点钱,穷了这么多年了,机会来了’。但我就跟他说,你敢不敢跟我赌一把?你现在几个月时间是可以赚很多钱,可以买房子、买喜欢的车,但如果咱这一年不取这个巧,好好做音乐,以后可能会赚更多的钱。”

如今倒推来看,他的决定是正确的:“我也喜欢钱,但钱不是最重要的。因为我不是奔着当网红去的,我是一个还有那么一点梦想的人,当我的梦想大于钱的时候,我就会自我要求。我明白自己要做什么,做一个歌手需要什么。”

至今为止,刘宇宁看起来发展顺利。但若长远来看,亦有隐患。比如成为艺人后的团队问题。目前,刘宇宁工作人员居于二线,甚少干预其决定,确实能保证刘宇宁和粉丝维系亲密度。但入行愈深,艺人也需要更专业的整体规划,而在一些危机事件来临时,这个团队是否具有相应专业能力帮助艺人,暂打问号。

另外,刘宇宁显露出他对作品求好之心,一直砸重金打造个人音乐,但对他来讲,“顶级配备”是否是“适合”的配备?不会原创,少在器乐、制作等方面有一技之“长”,未来或将成为刘宇宁的软肋。毫无疑问,目前刘宇宁离不开更多专业音乐人帮助、把关。

刘宇宁网红短视频  打赏
扫一扫,传送给更多小伙伴
热门推荐
评论互动
Loading...